投稿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
您的位置:首頁 > 要聞速遞 > 時政新聞 > 正文

從“無會周”到“無會日”

對基層來說,會議安排很“平均”和缺乏計劃,也會加重負擔,拉低效率。一些工作需要聚精會神之時,卻被突然安排的會議打斷。一些事情需要持續發力之際,又被不期而來的會議影響……

今年以來,陜西各級各地相繼出臺舉措為基層減負。在更加科學地安排會議方面,有的市開始在市級推行“無會周”。一些縣區也開始嘗試,卻發現很難實施。

咸陽市某縣曾提出推行“無會周”,發現困難很大,后來無果而終。榆林市某縣曾試圖在每個月的一個周不安排較大規模、全局性的會議,后來知難而退。有的縣更是對這一舉措“想都沒敢想”……

就在許多縣區“無會周”的實施窒礙難行時,安康市漢陰縣的“無會日”得到了推行。“無會日”相比“無會周”更容易實施,且實際“無會”時間更多。漢陰縣的“無會日”是怎么推行的?效果如何?記者進行了實地調查。

7月17日,天空下著雨。漢陰縣蒲溪鎮黨委書記羅建平,穿著雨鞋在村上走了兩個來回,逐戶進行貧困戶退出體檢式自查。鎮干部何小妮說,以前鎮上的主要領導這么下村可不容易,因為會議很多,而且有些會議安排得很突然。鎮上的干部經常因為開會,往返于縣城和鄉鎮之間。

漢陰縣委深改辦副主任成海艷說,漢陰縣山地面積廣,即便是現在,許多鄉鎮依然交通不便,從鄉鎮到村子路遠費時。因此,漢陰縣的干部尤其是鄉鎮干部,對為了開會而頻繁往返于多地之間可謂“苦之久矣”。

羅建平能更多下到村里,很大程度上受益于漢陰縣實行的“無會日”。今年3月以來,漢陰縣將每周的周二至周四確定為“無會日”。“無會日”期間,縣上不安排全局性會議,部門也不安排需要全部鄉鎮參與的會議。這類會議安排在周一或周五舉行。因工作需要確需在“無會日”開會的,須事先報請縣委、縣政府主要領導同意。縣人大、縣政協的法定會議不在此列。

漢陰縣委辦公室副主任胡學明說,市上實行“無會周”后,縣領導們可以多主動安排一些工作,這提高了縣上的工作效率。如何科學地安排本縣的會議?縣上沒有簡單照搬市上的做法,而是考慮到縣一級的工作特點、工作重心與市上有很大不同,因地制宜地推行了“無會日”。

因為絕大多數鄉鎮干部家在縣城,縣上把開會時間安排在緊挨周末的“兩頭”,可以大大提高效率、節省成本。

自縣上實行“無會日”后,漢陰縣的干部能夠集中時間到一線解難題、辦實事,把主要精力用在真抓實干、落實政策上。

漢陰縣漢陽鎮距離縣城60多公里,在天氣好、路途暢通的情況下,車程約一個半小時。鎮黨委書記王衛說,以前如果通知周二、三、四開會的話,自己到縣城開會來回就得花費整整一天,有時候為了省時間就在半夜行車,既勞累,也不安全;現在,周一上午開完會,下午還能到村上去幫助群眾解決問題。他說:“每周‘無會日’的這三天成了我們集中精力落實工作的‘進行時’。”

漢陰縣扶貧局局長王俠軍告訴記者,鄉鎮主要領導多數時間是在縣上開會還是在鄉鎮,對其他鄉鎮干部的工作狀態影響很大。“無會日”將鄉鎮領導真正留在了鄉鎮上,既穩定人心,又鼓舞干勁。他說:“以前來回開會很占時間。現在,書記、鎮長能把更多精力放在學習政策、抓落實上。”羅建平說:“上面千條線,下面一根針。現在,鄉鎮這根‘針’更利更亮了。”

漢陰縣推行“無會日”有沒有遇到困難?遇到中央和省市會議怎么調整?成海艷說,縣上統籌縣一級的會議好操作。漢陰縣的“兩辦”從2017年開始經常有意這么安排會議,始于今年3月的制度化推行很順利。若“無會日”遇到中央和省市的督導組來,大家就在周三晚上開視頻會議,鄉鎮干部在鄉鎮參加,不用回到縣城。“無會日”期間,一般只有中央和省市電視電話會,需要鄉鎮主要負責同志趕赴縣城。

如今,漢陰縣機關單位的干部們埋頭做事、下鄉的時間也更多了。漢陰縣衛健局局長張曉斌告訴記者,“無會日”的實行讓鄉鎮最“受益”、部門也受益。“有些事需要跑幾個地方深入抽查、調查,往往需要一天時間。如果中間通知開會,就需要放下工作,趕回來參加。如今好了,許多事情能一鼓作氣地干下去了。”

責任編輯:魏捷

Copyright?2009-2019 版權所有:中共陜西省委組織部陜西黨建網

地址: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0號  電話:029—63905675

陜ICP備10001194號-1 技術支持:陜西黨建云平臺

扑克加工厂要多少投资